165期|伍娟:于纷繁市井中寻一份诗意

www.850.com

2018-11-07

(岁时纪伍娟,一个爱文艺更爱生活的女子。 )  星辰在线10月29日讯(星辰全媒体记者李林)岳麓山下的岁时纪里,伍娟经营着自己的生活,有柴米油盐的琐碎,有成本控制的繁杂,有前台后厨的忙碌,也有一份追逐自在的诗意。 文人墨客们来来往往,伍娟守着自己的精神世界,平衡着世俗与理想的天平,在岁月流逝中活出自己的态度。   她说,自在从来不是没有牵绊的,只有放弃一些利,才能收获更多的自由。   岳麓山下的诗与酒  在普遍焦虑的时代,伍娟身上有着难得的自在轻盈,这不是说她不问人间世事,而是她始终保持着不急不缓的姿态,与纷繁杂乱的世界相处着,试图在枯燥的现实中,寻求更丰富有趣的美好。   见到伍娟时,她正坐在铺有碎花麻布的餐桌前,对着电脑码字,一杯咖啡已喝了大半,一柱细细的香刚刚燃起,日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洒在桌前,一点儿也不晃眼,窗外茂密的香樟树,似乎还沉睡在午后的梦中,一动不动,偶尔落下几片发黄的树叶。

  伍娟留着清爽的齐脖短发,时常露出温婉的笑容,给人的舒适感,就像这秋日里的一抹阳光,有自己的色彩与温度,又不至于太夺目。 (有书有酒的岁时纪,被装点得文艺范十足。 )  很显然,伍娟将自在的气质,完美地投射到了岁时纪上。

有柴米油盐的生活气息,又被装点得文艺范十足,岁时纪是一间餐厅,也是一间咖啡厅,是一家饭店,也是一家书店。

这里有触手可及的书,有微醺沉醉的佳酿,有五湖四海的美食,也有时光流逝而不觉,抬头已是霞满天的静谧生活。

  5年前,伍娟走过岳民巷,留下了岁时纪。

记忆里那是夏天的午后,阳光明媚,巷子里的香樟树正肆意地舒展,树影斑驳下,一位老先生提着篮子,牵着孙女,正慢悠悠地走着,或是买菜,或是取酒,总归是关于生活的点滴。   哦,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啊。

伍娟恍然大悟,她静静地看着,目送着老先生与孙女的身影,消失在巷子的拐角处。   在此之前,伍娟做过职业摄影师,担任过时尚杂志的主编和连锁咖啡厅的品牌总监,事业的成功,背后是没日没夜地努力,生活空间被严重挤压,而伍娟想要自己的精神世界。   那一刻,伍娟决定重新出发,在岳民巷觅一处驿站,安顿自己,也安顿刚刚出生的女儿的童年,我希望有一天,也能牵着女儿的手,在这条安静的巷子里,慢慢地徜徉。

(伍娟说,岁时纪是女儿生活的驿站,上学放学都会在此停留,彼此成长。 )  尝遍五湖四海的美食  岁时纪就这样诞生了,取名岁时纪,便是记录岁月与时光之意,当然记录不一定要是文字或影像,对于岁月,或许最好的记录,便是用心书写自我。   岳麓书社的二楼,本是昏暗的仓库,堆满了旧书籍,厚重的墙阻挡了阳光的跳跃,伍娟却偏偏相中了这里,她喜欢这里的书卷味。

  朝外的墙改成一整面落地窗,让阳光肆意洒进来,书架有致摆放,围成一个个相对独立却不闭塞的空间,人们能透过书与书之间的间隙,望见彼此,木质餐桌透着古典的气息,摆放得既不拥挤又不空荡,精致的手工品、中式酿酒、古朴茶饮,在角落里静静地陈列着,凑过去,便能看见时光的痕迹或闻到岁月的味道。   对于岁时纪,伍娟有着清楚的定位。

这里没有临街的热闹,只要小巷子的僻静,要想持续经营,独特的创意必不可少。

伍娟爱琢磨,岁时纪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新的手工品出现,给人小小的惊喜,比如筷子可以成为签条,客人饭前闲聊时可卜一卦签,辅以古诗词作为解读,趣味悠然。 伍娟也爱酒,尤爱中式手工酿造,春时桃花酿,夏至青梅酒,秋来桂花酿,冬临花雕酒,季季芬芳四溢。 (安静的岁时纪,有人喝茶,有人吃饭,有人拎一本书细细品读。 )  当然,更重要的是,这里有五湖四海的美食。

伍娟爱旅游,每到一个地方,她都会去市井之地,尝尝地道的美食,回来就自己研制。

工序其实差不多猜得到,主要是食材,所以我会以外地游客的身份,向店小二取经,一般都能得到答案。 这些年,伍娟几乎把各地的美食都搬到了岁时纪,不久前她从莫干山游玩回来,岁时纪便多了浙江的龙眼烧肉和上海的糟毛豆。

  外地人可以尝尝想念已久的家乡味道,本地人可以体会在别处的感觉,最关键的是,好吃就行嘛!在美食上,伍娟是颇具想象力的,她喜欢打破常规,尝试创造不一样的美食。

  不仅如此,爱文艺的伍娟,常常在岁时纪举办文化沙龙或签售会,让不同的思想在此碰撞,也让文化在此沉淀下来。

  诗歌下酒,书香伴茶,往来无白丁,谈笑有大咖。

伍娟笑言。   在柴米油盐中追求诗意  岁时纪接纳了岳麓山下的文人墨客,也安放了伍娟的世俗生活与精神世界,在市井与诗意之间,她自如地平衡着,不让生活失去重心。

  凭借着跨界融合的模式与创意新颖的理念,岁时纪自创办以来便有着不错的人气,但伍娟并非没有来自世俗生活的压力,作为一店之主,从创意的探索到菜品的研制,从前台的运营到后厨的管理,从实体经营的成本控制到线上推广的方案制作,很多事情都需要她费神。

  有人嫌岁时纪上菜慢,伍娟曾费尽心思,从点单到制作各个流程来做改善,但往往人们用餐的时间都聚集在特点的时间段,提速难以实现,直到她发现,市面上很多餐厅之所以上菜速度快,是因为有统一供应的半成品,只需要稍作处理便可上桌,心中的疑问解除了,伍娟却依然坚持菜品现做,相信好的东西需要时间。

(伍娟爱做创意类的事,一个好点子能让她开心半天。 )  在岁时纪,不少文化沙龙活动属于公益性质,那如何权衡承办的成本问题,要不要办、怎么办呢有时候明明合伙人反对,伍娟还是想着法子曲线救国,让自己喜爱的事物在现实的基础上落地。 她始终认为,人要自在,就不能有太重的包袱,放弃一些利,才能收获更多的自由。   伍娟坦言,在表面舒适文艺的气氛下,是背后无数细节的把控。

很多事情要操心,时间都碎片化了,所以有时候会感到有心无力,因为我喜欢深度的沉浸,来思考与创造。   即便如此,伍娟还是会抽出时间来学习,插花、茶艺、香道,最近又沉浸在食育中,她一直在充盈自己的人生,不断地向前拓展生活的边界。

  对她来说,纵然有无数柴米油盐的现实问题,对诗意的追寻,仍不能停止,我不是世俗意义上的堂客或带崽婆,我爱我的女儿,陪她一起成长,但我也有我自己的世界。 (伍娟右与星辰全媒体记者合影。

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) 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第一百六十五期  总策划:何旭  执行策划:郑文新、王重浪、林之乐、邓皓  监制:何乐黄超  文/李林图/受访者提供编/陈宇校/罗罗君。